快捷搜索:  xxx  as  test  xxx`

青年人最关心的就业问题, 政府工作报告放到了“优先”级

“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对百姓来讲并不陌生。它经常出现在政府文件中、中学课本里和公务员的考题中。今年,正确答案多了一条:实施就业优先政策。

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第11页,就业优先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并驾齐驱。“就业”二字由传统民生版块升级为宏观调控内容。

这不仅仅是就业在《报告》里的“座位调整”,更是国家重视“就业”地位的证明。国务院常务会上提到,“就业是民生之本,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保障就业”成为政府“最要紧的责任”。

宏观政策“置顶”就业

在一次座谈会上,李克强总理曾透露,他每天早上上班第一件事,就是先看两张“汇总了上百个经济数据的表格”。而在这些纷繁复杂的数据中,“就业”无疑是总理最关心的指标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戴元湖注意到,在以往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与本职工作“就业”相关的内容呈现在民生版块,今年则不同,稳就业写进了“宏观政策”。

2018年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在谈及2019年的工作时,宏观政策层面就已经提到“就业优先”。

“这释放了更加稳就业的信号,让老百姓在就业问题上放心,也意味着当前我国推进就业的工作还有改进的空间。”戴元湖说。

尽管也有经济学家认为,经济学意义上,就业本来就是宏观政策,但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表示,社会政策要对就业发挥兜底性作用。

过去一年,城镇新增就业1361万人,城镇调查失业率在4.8%~5.1%之间,城镇登记失业率为3.8%,均落实了上一年政府工作报告的量化指标任务。从数据上看,就业“稳”了,为什么还需要提升到宏观政策层面呢?

“因为不确定性。”戴元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以江苏为例,去年就业形势不错,城镇新增就业创153万人的历史新高,年末城镇调查失业率、登记失业率保持在4.4%左右和2.97%的较低水平,但并不能高枕无忧。

报告里谈到,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就业总量压力不减、结构性矛盾凸显,新的影响因素还在增加,必须把就业摆在更加突出位置。稳增长首要是为保就业。今年城镇新增就业要在实现预期目标的基础上,力争达到近几年的实际规模,既保障城镇劳动力就业,也为农业富余劳动力转移就业留出空间。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谈到,从国际环境与经济形势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带来的不确定增加了经济下行的压力;就业又存在结构性矛盾,“有人无岗”和“有岗无人”并存;80后90后农民工对就业有更高的要求。“这几个因素叠加在一起,今年的就业压力更大一些,需要政府从宏观政策层面给予更多的调整。”郑功成说。

困难似乎存在已久。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当了16年的代表,十多年前,他就在两会上讲到就业“三撞车”,既有发展中国家的农民工就业问题,又有发达国家的大学生就业问题,还有中国城市工人下岗再就业的问题,在同一时段碰撞。“就业压力一直存在,”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我特别理解中国年轻妈妈的焦虑感,不让孩子拼,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

今年,我国城镇就业的新增劳动力仍然保持在1500万人以上,高校毕业生规模再创历史新高,不断向“就业”施压。全国人大代表、58集团CEO姚劲波从公司的数据上看到,2019年春节后,离职率为近十年来最低。但春节后,58同城上一天有700万投寄简历,创历史最高。

“近年来,大家对就业质量的要求也在提高,包括追求更稳定的就业岗位、更合理的工资水平、更完整的社会保险等,这些都会转化为劳动成本的上升,加大了用人单位的压力,成为影响就业的因素。”郑功成说,必须要从宏观政策方面来平衡就业者追求高质量就业的诉求,与健全社会保险制度之间的关系。

政府早已意识到就业的重要性,去年12月5日出台《国务院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促进就业工作的若干意见》,15条详细措施,给出政策支持的具体数字,“必须把稳就业放在更加突出位置”。

这份意见的开篇即道:就业是最大的民生。

稳定就业的决心和信心

“就业是民生之本、财富之源”。《政府工作报告》写道,今年首次将就业优先政策置于宏观层面,旨在强化各方面重视就业、支持就业的导向。“只要就业稳、收入增,我们就更有底气。”

过去这段时间,“就业优先”这四个字多次出现在国务院重要会议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