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xxx  as  xxx`  test  xxx AND x=x  xxx and x=y

老乡文化需求,如何更好满足

农家书屋找回了人气,流动服务扩大了范围……
老乡文化需求,如何更好满足

数据来源:财政部、国家统计局、《2017年文化发展统计公报》

口袋要鼓起来,精神文化生活也要跟得上。近年来,从东部沿海到西部边陲,从中心城市到山区农村,我国公共文化设施日益丰富、公共文化服务不断优化。本版今起推出系列报道,探访各地城乡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和使用,感受文化的力量。

春节这些天,浙江省衢州市的农家书屋,人气特别旺。

柯城区大陈村农家书屋管理员汪衍勤说,平时书屋的管理员、志愿者会带着村里的留守儿童讲故事、做手工、练书法,让孩子放学后、周末这些以前没人看管的时段重新发挥了价值,最近许多返乡的村民也会过来,书屋的利用率更高了。

建设使用,情况咋样

为了解决农民群众“买书难、借书难、看书难”的问题,保障他们的基本文化权益,2007年,农家书屋应运而生。

《“农家书屋”工程实施意见》规定:每个书屋原则上可供借阅的实用图书不少于1000册,报刊不少于30种,电子音像制品不少于100种(张),各地可根据实际情况因地制宜,有条件的地区,可以增加一定比例的网络图书、网络报纸等。10年后的2017年,农家书屋已经开到了全国60多万个村庄,向农村地区配送图书超过11亿册,让6亿多农民告别了看书难、看报难。

包括农家书屋在内,这些年,农村文化设施的建设持续加速、逐步丰富。国家连续多年实施“广播电视村村通、户户通”“数字图书馆”等文化惠民工程,推动各类优质文化资源向基层延伸,提升了基层文化服务机构设施的服务能力。2018年,中央财政引导和支持地方落实国家基本公共文化服务指导标准和地方实施标准,推动改善基层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件和加强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人才队伍建设, 其中,安排资金11.6亿元,专门支持精准实施戏曲进乡村、村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设备购置等项目,推动增加贫困地区公共文化产品供给。

在兜底线、保基本的基础上,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创建工作也在展开。从2018年《第三批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区验收标准》来看,村(社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的相关建设指标和农村公共文化服务开展情况等内容,均占有一定比重。比如,在村(社区)综合文化服务中心设置上,东部地区“设置率80%,面积不低于200平方米,功能齐全”为达标,中部和西部地区的达标标准则分别是“设置率70%,面积不低于200平方米,功能齐全”和“设置率60%,面积不低于200平方米,功能齐全”。

此外,一系列重磅政策文件纷纷强调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均等化”。《关于加快构建现代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意见》首次把标准化均等化作为重要制度设计和工作抓手,确定了14个小类22条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具体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颁布,规定“国家重点增加农村地区图书、报刊、戏曲、电影、广播电视节目、网络信息内容、节庆活动、体育健身活动等公共文化产品供给,促进城乡公共文化服务均等化。”……这些都引导着农村文化设施的进一步完善。

“丰富多样的设施建成以后,村民读书看报、看戏演戏、文体活动等需求有了保障,乡亲们可乐呵了。”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社科院研究员巫志南观察到。

问题困难,怎么解决

遍布县、乡镇、村的文化设施逐渐建起来了,但在建设、使用的过程中,问题与探索也相伴而行。

各级文化设施机构之间缺乏比较紧密的规划指导、专业辅导、业务管理和考核评估的关系,各自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孤岛化”运行。“县级的图书馆、文化馆等骨干公共文化机构,与镇、村缺乏联系,资源支持、业务指导等都比较缺位。”巫志南指出,“这样造成县域内有限的资源分散投入、重复建设,基础较差、资源较缺、能力较低的乡镇和村级公共文化服务也始终难以提高质量,持续低效运行。”

以县级文化馆、图书馆为中心的总分馆制建设,将县里优秀的文化培训直接引入到最基层,使图书在全县实现了无障碍流转,为村里的文化活动室、农家书屋找回了人气。“现在出个家门就能学几支新舞,真心好。”“以前书屋里书少,还旧,现在在这就能借到县城图书馆的书,还书也方便,不用跑老远到县城了。”村民纷纷点赞。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